□任孟山(中国传媒大学副教授)

【评论】“公摊面积”还得要,关键是如何计量和收费